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万料堂资料库图库,新老跑狗玄机自动更新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 祖峰:我相信每个生命都是浪漫的

祖峰:我相信每个生命都是浪漫的

时间:2022-01-22 14:16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他曾是《潜伏》里的李涯,《北平无战事》里的崔中石;这一次,他在《欢乐颂》里却成了“猥琐男”奇点……

  上个月,《欢乐颂》开播前举行发布会,当时观众们还不认识“22楼五美”安迪、樊胜美、曲筱绡、邱莹莹、关雎尔。现在,所有看过该剧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反观自己:我该逃离大都市抑或选择坚守?我该拥有什么样的爱情?我该选择什么样的婚姻?……而女人的对面是男人——安迪对面是奇点,曲筱绡对面是赵医生,樊胜美对面是王柏川。说起“多金男”奇点,《欢乐颂》播到中期时,他被贴上了“猥琐”的标签,饰演者祖峰也随之躺枪。不过也有人说,奇点越猥琐,就说明祖峰演得越好。

  祖峰日前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,当时他是知道“猥琐男”奇点结局的人,我们开始了一段信息不对等的聊天。但随着剧集播到现在,他眼中奇点的人生、爱情、挣扎和苦闷,在观众眼中也逐渐清晰起来。

  《欢乐颂》即将迎来大结局,奇点的人物设置也逐渐明朗。虽然观众们早已不会将小说原著里那个“秃顶又矮小,又老又干瘪”的奇点跟祖峰联系在一起,但他们还是希望他饰演的角色不要那么圆滑世故就好了。选择祖峰来演奇点,制片人侯鸿亮和导演孔笙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对该角色作了美化处理。当时他们说服祖峰来演的理由还是那句邀大牌的老话:“看了剧本,奇点这个人物,第一个跳到脑袋里的演员就是你。”他们说祖峰身上有理工男的气质。祖峰解释说:“因为奇点混科技论坛嘛,但其实他是个生意人。”

  事实上,祖峰到底有没有理工男的技术宅气质呢?很多粉丝都觉得导演的理由太牵强:“祖峰怎么看都是个文人啊!”这次的采访是在祖峰下榻的酒店房间内进行的,助理把门打开,他微笑着跟记者打招呼,搬来椅子请记者坐下,然后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双手合十微微低着头,时不时抬头尴尬地笑一笑,显然是个安静的美男子。采访就这样平静地开始了。

  祖峰一身书卷气,说话不紧不慢、有条有理。祖峰自己也承认,包括《北平无战事》里的崔中石和这次的奇点,说话的声音都偏柔一些:“我自己生活中也是偏向这种声音和稍微慢一些的语速。”《欢乐颂》的前几集,许多女性观众听到崔中石熟悉的声音就被迷得神魂颠倒,有粉丝说:“听祖大大的声音能瞬间平静下来。”

  但说到外貌,很多人开始“嫌弃”祖峰,觉得这部戏里的他不够帅,而且防备心太重,撩妹手段显得猥琐。祖峰说到了这个角色跟原著相比的变化:“原著里他很矮,比我现在老,还掉头发,戏里已经好了很多,但还是要忠实于原著,所以外形上不能太出色。”其实,祖峰也从来不是靠外在的人,他压根儿觉得那些无所谓:“我总觉得外在的东西不太重要,内心应该比外在重要。”祖峰常住北京,在这么干燥的情况下,他洗完脸都不会擦护肤品,不会保养自己。

  无论是《潜伏》里的李涯、《金婚风雨情》中的典型知识分子季诚,还是《北平无战事》中的崔中石,祖峰演过的年代戏很多,虽然都是配角,但演一部火一部。这次的《欢乐颂》,对于祖峰而言是一次新的尝试。现代戏而且还是主角,他说这全是缘分使然:“剧本写得好,里面的每个人物都很丰满、有色彩。对于这样一个现当代题材的戏,你会觉得这样的人就出现在我们身边,他们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现实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压力,但大家还是会微笑着去面对。我喜欢这样蓬勃的戏。”

  祖峰坦言,在《欢乐颂》里,他负责演爱情戏就够了。奇点这种性格的角色,对他来说是头一回尝试:“之前从没演过这么柔情蜜意的戏,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个大叔很猥琐。”但祖峰也有他的理由:“每个人的人生、爱情是多么难的一个题目,尤其现在很多人都单着呢!你又不能将就,这个人是下半生陪伴你的人,确实很需要缘分。像我这样一个40岁的人,演的也是这个年纪的人,他会有很多具体的问题,但每个人都是有生命力的,都是渴望浪漫的。对,我相信每个生命都是浪漫的。”

  祖峰最近是刷屏的节奏。在热映电影《北京遇上西雅图2》中,他诠释了一个文艺范儿十足的诗人,与汤唯有不少对手戏。《欢乐颂》中,奇点就像一个不愿服老的“老干部”,挥洒着青春的余热,却又在不经意间道尽人生真相。有网友说:“他不是一个猥琐的坏人,只是一个聪明的老干部。”

  但祖峰似乎不太承认自己被粉丝们称为“老干部”这个事实。“那是因为没有看到我心里的豪情。”他说,“我觉得每个年龄层次都应该有他的魅力,无论是大叔还是鲜肉,我觉得是一样的。每个人就应该在他那个年龄绽放那个年龄的魅力。”他也很尊重“小鲜肉”:“对我来说,小鲜肉就是青春啊!正在有的和已经逝去的青春都值得怀念。而大叔可能会给人更多的安全感,会更多地在乎别人的感受。”

  观众喜欢归喜欢,但偏偏有一类演员是不具备娱乐价值的。他们不参加综艺节目,不传八卦绯闻,所以注定不会红到人尽皆知,不过他们也不在乎。即便是当年的同班同学赵薇、黄晓明、陈坤红透半边天,祖峰心中也没有什么波澜。他本身做什么事情都要比别人慢半拍,对于走红这件事也一样。当别人在媒体上刷尽曝光率时,他就在家篆刻、抄经、写书法。“我觉得走红这件事对我来说是杂念,当演员是我最想做的事,这已经很幸运了。”

  至于挑选角色,祖峰就跟老派演员那样认真思考着:“不管简单和复杂,其实我希望我要演的那个人物有力量感,他某些方面的力量感会震动到我,我会爱上他。演员和角色就像谈恋爱一样,有的时候可能还没开始演你就爱上他了,有的时候可能拍到一半了你才开始爱上他。这个特别神奇。”

  说到在电视剧和电影之间会不会有所取舍,祖峰轻描淡写:“还是看缘分吧。可能有的人会这么看:舞台剧是最高雅的,电影其次,最后是电视剧。其实在我心里面没有这个分别,只要是好戏,不分舞台、电影还是电视剧。”不过,祖峰还是表达了对剧场演出的偏爱:“我想再往后我会偏向电影和舞台剧,舞台剧对于演员创作过程的锻炼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被问及有没有怀念当老师的那段时光,祖峰透露了些许谦虚甚至自责的意思。他说自己在学校教课那几年和学生相处得不太好:“我在做老师的时候老绷着,没有把自己打开。那段时间,我很羡慕那些老教师,他们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语言和举动来调动那些孩子,但我做不到。”但是,当老师也让他受益良多:“受益最多的在于学会怎么去与人沟通、与人相处。当然,我也喜欢当年那个羞涩地藏在角落里的自己,所以直到现在我很多时候都不愿意出门,怕自己被影响。”祖峰很享受那种没人认识他的状态:“我还可以去逛公园、去超市,没人认识我,挺好的。”他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变得众人皆知也没什么不好,但可能会失去自我,我觉得那比较可怕。每一个人,不光是做演员的,丢失自己是最可怕的。”

  娱乐圈里有很多个性张扬的明星,他们利用各种渠道积攒曝光率,他们在微博过着天天晒幸福的美好生活,也对社会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,引得无数粉丝转发点赞。祖峰虽然成名已久,但他没有微博,无法和粉丝即时沟通,只能在特定的场合与他们见面。祖峰这样看待明星和粉丝的关系:“我觉得有粉丝挺好的,我不能拒绝别人的善意。但说到粉丝就要说到偶像,我觉得偶像这个词还挺重要的,他应该更多地影响粉丝的内心,那样的人才能称之为偶像。假如光是外表的话,我觉得不能叫偶像,可能叫……被消费。”

  祖峰在生活中有一位最重要的粉丝——妻子刘天池。他和刘天池的这段爱情也算当年演艺圈的一段佳话:两位演员老师走到了一起,一个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,一个是中央戏剧学院的老师。2000年,26岁的祖峰从北影毕业留校任教,在艺术院校的学术交流活动中跟刘天池相识。四年后有一天,祖峰参加朋友聚会再次遇见刘天池,于是进行了互生好感的一次聊天。

  在这次愉快的聊天中,他们互相讲述彼此的经历。原来刘天池来头不小,在中戏读书的时候,她遇到了著名话剧导演孟京辉,出演《思凡》让她在线年,导演张艺谋为电影《活着》选角色,看到刘天池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和纯朴自然的气质,一眼就相中她饰演哑女凤霞,当时还是学生的她由此成为第一代“谋女郎”。毕业后,刘天池被日本四季剧团创建人挑去,到日本学习音乐剧。三年后,她回到母校中戏当上了表演系老师。

  那次聊天,祖峰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,认定她就是自己寻觅的伴侣。刘天池也是如此,她问祖峰:“你的起步不低,但你的同学都是大红大紫的明星,不觉得失落吗?”祖峰说:“我喜欢慢节奏的生活,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。我觉得干事业也是一样,不急不躁地去做,能享受到其中奋斗和等待的过程,这比成功本身更有滋味。”刘天池感受到这是祖峰的肺腑之言。

  后来,他们通过电子邮件传情达意,越来越有共同语言。2004年夏天,刘天池利用暑假到外地拍了一部戏,拍完回到北京后,赶上一个圈里朋友的聚会,她找祖峰一起去。酒席散去,朋友们都要送刘天池回家。看着几乎每个人都开着豪华汽车,唯有祖峰推过来一辆自行车,刘天池毫不犹豫地坐上了自行车后座。两人开始了恋爱期。

  2009年,电视剧《潜伏》热播,祖峰红了。之后因为韧带手术沉寂了几个月,2010年春天,祖峰接演《金婚风雨情》。这部戏即将杀青时,祖峰在电话里向刘天池求婚,他说这部戏让他非常想结婚,期待和她的金婚。刘天池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2010年,两人步入婚姻殿堂。

  祖峰很少谈到刘天池,因为他不想把妻子拿出来制造话题。夫妻俩也想没事出去玩,一起去登山,但无奈工作越来越忙。“登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,但我不忙的时候她又忙了。”祖峰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图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