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万料堂资料库图库,新老跑狗玄机自动更新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 菜场内外生意两重天 有经营户一下午没卖出一只虾

菜场内外生意两重天 有经营户一下午没卖出一只虾

时间:2022-05-13 03:28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超市、零售店、网络、马路菜场……随着越来越多生鲜销售渠道的出现,菜市场的生意遭到了分流。“最近两三年,日子都不好过,尤其是今年,如果摊位没有挂钩的饭店、食堂,光靠零售肯定是做不下去了。”一位在菜市场做了23年生意的经营户很是感叹。

  这两天,记者走访了高塘、华严、白沙、张斌桥、老庙、咏归等多家菜市场,经营户普遍反馈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。今年,有的菜场甚至首次出现了经营户退市的现象。记者 俞林凤 文/摄

  上周三的早上八点钟,记者来到咏归菜市场,一圈走下来,有一处空置摊位特别醒目,大约有七八米长,摊位内堆满了各种泡沫箱。旁边是海鲜摊位,一对夫妻模样的人在守摊。

  “你看有多少人买菜就知道了。”对方眼睛扫了一圈菜场,以为记者也要到菜场做生意,还劝说,“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做生意吧,现在菜场生意都难做了。”

  走到菜场的另一头,记者看到上面有一条横幅写着“咏归市场15000平方米旺铺整体出租”,里面有一排店面,记者数了一下,一共有十来家店铺已经关了,关着的店铺比开着的还多。一家经营户说,生意一天比一天难做,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撤走了。

  走访中,不少摊主都提到,两三年的时间,菜场外面的咏归路上也成了一个菜市场,那边人气旺,建议记者去看看。果然,咏归路上云集了几十家的销售蔬副产品的店面,猪肉、水产、蔬菜……几乎所有的菜篮子商品这里都能找到。这里倒还真如菜场经营户所说的,生意挺旺、人流量较大。“市民图方便、便宜,喜欢在菜场外买。同样卖螃蟹,菜场经营户卖两箱,咏归路上的商家可以多卖十多倍。”咏归菜场负责人徐辉理解经营户的难处,但他也显得无能为力。

  高塘、中心、白沙、华严、张斌桥、咏归,这些是宁波中心区面积较大、知名度较高的菜场。但现在已经没了先前的风光。

  徐老板出生在华严菜市场附近。1994年,华严菜场开业的时候,他在里面租了一个摊位卖虾。做了20多年的生意,有一天的销售业绩让徐老板印象深刻,那天光是零售就卖了30箱的虾。“没记错应该是96年,那时候生意太好,特地找了一个阿姨来帮忙分虾,大的一堆,小的一堆。”徐老板说,这是他零售的最高纪录了。

  这跟现在形成了鲜明对比,一天卖出5斤虾都很难。上周一下午三点半到五点半,一个零售生意都没做成,这是他做了20多年生意,从来没有遇到过的。

  类似的情况经营户反馈了很多。老张是宁海人,在咏归菜场做了十多年的水产生意。那天记者见到他时,他正站着守摊,但凡走过一个人,他都会吆喝生意,摊位上的蛏子时不时喷起一柱柱水柱。他也说,这两三年以来生意难做了,现在每天的生意连几年前的一半都没有,他都已经做好了回宁海老家的打算。

  由于生意难做,不少经营户萌生退意。较早进入菜场的经营户年纪多半五六十岁了,到了退休的年纪。而后来的四十岁左右的经营户,也想趁着还年轻转个行当。

  上周四早上,华严菜市场场长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经营户的协议,对方来跟她商量,想退出市场。2015年年底招标的时候,有20多年历史的华严菜场首次出现经营户退市的现象,今年又陆续有六七户退出。这样的退出率在宁波菜场中已经算是比较不错的状况了。

  高塘菜场的变化可以说是宁波菜市场的一个缩影。高塘菜市场成立于1994年,当时最多的时候约有700个摊位,每个摊位约1.5米长。2004年时,菜场进行了硬件改造,摊位数量减少到约600个,每个摊位长度略有增加。最近三四年,基本上每年都流失好几个经营户。现在的摊位数量约400个,比最开始已经少了将近一半。

  应对经营户流失的现象,大多菜市场采取的对策是减少摊位数量、增加摊位长度。“摊位空着也很难看,所以基本上有空置摊位就会问问隔壁摊位要不要,基本是半卖半送的。”

  所以,现在宁波不少菜市场的摊位长度已经从原来的1.5米加长到现在的2米出头了。

  “2000年-2003年的时候,我也在这里做场长,后来调去了其他菜场,去年又调了回来。变化很明显,以前我下班的时候,菜场里都是人,走都走不动,现在买菜的人估计连以前的三分之一都没有。”宁波一家菜场负责人感慨了一番。

  菜场的人流都去了哪里?经营户也在琢磨这个事情:一,八项规定之后,酒店生意差了,采购少了,批发户是菜场经营户生意的大头;二,超市、社区便利店以及菜场周围的蔬菜副食品店多了,市民选择多了;三,生活节奏快了,很多年轻人喜欢网购,直接配送到家,方便便捷。

  记者在多家菜场作了观察,来买菜的,5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了大多数。难道是工作日的缘故,年轻人都去上班了?保安说,来买菜的多是老年人,不管是哪个时间点,一般来说,周五、周六、周日生意好一些,因为很多年轻人会去父母家吃饭。

  而那天我从华严菜市场采访出来的时候,碰巧遇上交警来贴罚单。刘先生拎着菜从菜市场出来,一看到有交警,小步跑到自己的车子面前,可惜罚单已贴上面。“这是第二次了,150元一次,比菜都贵。”他觉得,现在不少菜场是没有停车位配套设施的,这也是年轻人不愿意去菜场买菜的原因。

  宁波市商务局的一份资料显示,宁波海曙、江东、高新、江北、镇海、鄞州共有100多家菜场,主要集中在鄞州、海曙、江东、江北。菜场的经营管理主体多元化,包括国有、街道、村集体、股份制以及民营等形式。

  对于菜市场来说,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摊位费。摊位费的收取有定价制、竞拍制或者两者结合的方式,比如说有的菜场把一些地段好的位置拿出来竞拍,其余位置定价然后抽签,有的菜场则是全部采用竞拍制。

  菜市场效益不好,对于民营菜市场来说压力最大。徐辉是咏归菜市场的承包人。2011年底,他从市场所有人那承包了这家菜市场。

 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要维持菜市场的运转,一年至少要投入150万元。维护市场秩序的保安有12人,为了节约成本,他招聘的都是退休人员,按照每人每月2000元计算,一年工资支出近29万元。菜场实行的是半小时一次的动态保洁,保洁员的年工资支出也在30万元,再加行政人员、检测人员,光是人工开支差不多就要100万元。管道、灯等硬件维修一年25万元,还有税收30万元。这些加起来就有155万元了,此外还有每年三四百万的房租费。而2016年,咏归菜市场的摊位费一共收取了300多万元。徐辉说,他能做的也只能是尽最大的努力。

  不少菜场负责人认为,对菜市场生意影响最大的还是周边的一些蔬菜副食品零售店。记者了解到,宁波正在拟定《宁波菜市场建设管理实施办法》(草案),规划菜市场周边200米范围内,原则上不得设置与菜市场经营类同的农副产品经销网点。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图文阅读